科研项目

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前期勘察项目简介
日期:2020-04-20 浏览次数: 字号: [ ]


    2000年光明广场建设时,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前身)受委派,对工地中部尚未施工的约800平方米地块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在距今地表深约4米处,发现了一处我国现存年代最早的木构水闸遗址——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

图1 水闸遗址

    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建筑在灰黑色河相淤土之上,自北向南呈"八"字形,面积约600平方米。闸口宽5米,南北全长20.1米,从北往南可分为引水渠道、闸室和出水渠道三部分。

图2 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平面说明

    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对了解当时城址的范围、布局及南城墙的坐标提供了重要线索;为研究广州城区内珠江岸线的演变提供了重要考古学材料;对研究南越国时期防洪排水技术和木构建筑技术具有重要价值。



    2000年,经广州市有关部门协商一致,由建设单位负责对水闸遗址实施建筑内部原址保护。

    2002年,广州市人民政府将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由广州光明房产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保护管理,广州市文化局对保护工作进行指导和监督。

    2004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委托中国林科院木材工业研究所对水闸遗址中的木材进行了防虫防腐处理。

    2006年,国务院公布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年12月入选《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2007年,为有效保护遗址及方便游客参观,水闸四周用玻璃与钢筋混泥土墙上下结合的方式,对遗址进行全封闭保护。外围回廊展示遗址的发掘过程及出土文物。6月9号"文化遗产日"当天,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正式对公众开放,成为全国首家在商业区内受到保护并开放的遗址。



    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2007年正式对外开放至今,由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及相关部门对遗址进行巡查、定期保养等工作,确保遗迹的安全。

    虽然遗址上方已建有保护罩,但近年来,遗址处于潮湿、密闭的环境,在地下水、可溶盐、空气温湿度、微生物等因素的影响下,木构件出现槽朽、碳化、开裂、表面剥落、表面泛盐、霉菌等病害;土体泛盐、局部坍塌、开裂等,青苔、低等植物生长较为普遍;遗址局部低洼处还有积水。上述情况十分不利于遗址的长期保存,亟待开展遗址本体保护工程。


图3 木构件开裂

图4 土体表面黄色结晶

图5 局部土体表面出现白色结晶

图6 土体表面裂隙、青苔

图7 土体表面的伞菌

图8 遗址低洼处积水

    


    2014年5月,受上级委派,由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以下简称"市考古院")编制《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工程项目立项报告》,并上报国家文物局。

    2015年3月,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前期勘察工程立项﹝文物保函〔2015〕768号﹞。批复意见中提到,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应在前期勘察工作的基础上,编制保护工程设计方案,报批后开展文物保护工程。

    2016年6月,前期勘察工程申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专项补助资金。

    2017年8月,通过公开招投标程序,确定北京国文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文琰")为协作单位,与市考古院共同开展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前期勘察工程。

    2017年10月至2018年8月,在水闸遗址选取、培养、分离微生物样品。明确微生物群落组成及其演替规律,不仅能从理论上解释文物的微生物腐蚀机制,同时也为有效的生物防治提供科学依据。

    2017年11月,为前期勘察工程顺利推进,市考古院邀请时任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马清林研究员、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胡东波教授、浙江省博物馆技术部主任郑幼明研究员等三位专家召开了《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前期勘察项目实施计划》专家咨询会。项目合作单位国文琰,以及水闸遗址管理使用单位光明房建的相关负责人参加了会议。咨询会的成功召开标志着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前期勘察项目正式启动。



    2017年11月至今,根据国家文物局的立项批复要求,开展"环境及本体病害监测"工作。现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监测系统处于正常运行状态,各项监测数据和指标均按照既定采集频率进行数据收集。定期汇总与梳理各项监测数据,结合前期研究及病害调研成果等,深化分析、总结遗址病害原因及机理。

图9 监测系统展示

    2017年11月至2018年9月,对水闸遗址进行三维扫描。通过采集彩色三维点云数据,生成遗址三维模型,最大程度还原遗址现有相貌,为遗址保护与监测的提供基础资料。

图10 水闸遗址三维模型

图11 水闸遗址彩色模型

图12 水闸遗址病害图

    2017年12月,开展有针对性的遗址本体保护前期研究,旨在为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提供依据。

    2018年4月,对木构件样品进行腐蚀评价。水闸遗址木构文物的材种主要为水松。另外,受检小木桩的材种不一,包括杜英属、木莲属、杉木、桤木属等。受检样品的腐蚀情况包含细菌腐蚀和真菌腐蚀两类。在水松样品中主要存在细菌腐蚀现象,多数样品腐蚀情况较轻。非水松树种的木构大多表现出较为严重的腐蚀。所有阔叶材样品降解最为严重,可能由真菌与细菌共同造成。

    2018年4月,开展水闸遗址区域及周边的工程地质条件和水文地质条件调查,分析存在的病害和地质灾害,针对可能发生或已经发生的小型崩滑体、地下水侵蚀、盐碱化等灾害,制定出合理有效的工程治理及防治方案。



    2018年12月,前期勘察工作完成。市考古院与国文琰共同编制了工作成果:《保护工程地质调查与评价》、《监测研究分析报告》及《前期研究报告》。并邀请山东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马清林二级研究员、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方云教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胡东波教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冯永驱副研究员等专家对工作成果进行验收。与会专家评论这三份报告编制规范、内容详实、分析合理、结论正确,一致同意这三项成果通过结项验收。

图13 前期勘察工作成果

    在水闸遗址前期勘察的基础上,按照国家文物局对项目立项的批复意见,市考古院与国文琰一同编制了《本体保护工程设计方案》。方案先梳理了遗址的现存情况和保护设施,结合遗址不同部位的保存现状,对木构、土体、砖石遗存的病害类型、面积及病害成因进行了统计。再依据前期完成的三份研究成果,制定了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工程技术路线。

图14 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工程设计方案

    市考古院将《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工程设计方案》上报至广州市文物局。广州市文物局组织相关专家评审《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工程设计方案》,专家们在查看遗址现场、审阅方案、听取项目组汇报后认为:方案技术路线合理,措施基本可行,符合该遗址保护的实际需求,原则同意该方案通过。

    2019年11月,广东省文物局批复同意《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本体保护工程设计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