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工作

新时代广州文物考古人的使命担当
日期:2021-01-04 浏览次数: 字号: [ ]

28.jpg

2020年9月2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考古工作是一项重要文化事业,也是一项具有重大社会政治意义的工作。要高度重视考古工作,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提供坚强支撑。总书记的重要指示,为考古工作指明了方向,明确了目标,让全国考古工作者倍受鼓舞。

广州地处中国三大水系之一的珠江入海口,南邻浩瀚的大海、北接广阔的陆地,是1982年国务院公布的全国首批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文化遗产资源丰富。

广州是中国受现代考古学思想影响最早的地区之一。早在1916年,东山发现汉代墓葬,出土陶器等遗物,引起诸多著名学者的关注。1953年,配合城市建设,广州揭开了大规模田野考古工作的序幕,被列为全国“城市考古的重要据点”。

广州市委市政府历来高度重视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近年来不断完善地方文物保护法规制度,加强文物考古机构和队伍建设,保障文物考古事业发展。1994年实施的《广州市文物保护管理规定》是全国最早的文物保护地方性法规之一。2013年5月1日,《广州市文物保护规定》正式实施,对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程序作出进一步明确规定,率先实行“考古前置”。2014年5月,广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了广州市第一批共16片地下文物埋藏区。2015年3月,《广州市国有建设用地供应前考古调查勘探程序暂行规定》施行(2018年7月修订)。这些规定有力地促进了广州城市考古和文物保护利用工作。2019年,市委市政府决定在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加挂海上丝绸之路(广州)文化遗产保护管理研究中心和南汉二陵博物馆的牌子,进一步拓宽了广州文物考古事业的发展空间。

60余年来,以麦英豪先生为代表的几代考古工作者积极配合城市建设工程开展考古工作。2016-2020年“十三五”期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配合广州市区土地收储和各项城市建设工程,开展考古项目1342项,年均约270项。完成考古调查项目811项,调查面积17095万平米,勘探项目464项,勘探面积1181万平方米,发掘项目67项,发掘面积5.15万平方米,发掘新石器时期至清代墓葬约2200座,出土各类文物约12500件套。

60余年来,广州考古工作者通过艰苦卓绝的工作,发现、抢救和保护了大量地下文物资源。增城金兰寺遗址、浮扶岭遗址、墨依山遗址,南越国宫署遗址、南越文王墓、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北京路千年古道遗址,南汉二陵,广州西村窑等重要考古遗址,引起国内外学者关注。南越国宫署遗址、南汉二陵的发掘三次被评为“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640.webp.jpg

金兰寺遗址发掘现场

640.webp (1).jpg

增城浮扶岭遗址(局部)

640.webp (2).jpg

墨依山遗址

640.webp (3).jpg

南越国宫署遗址全景

640.webp (4).jpg

南越王墓发掘现场

640.webp (5).jpg

南汉德陵全景

640.webp (6).jpg

南汉康陵发掘现场

640.webp (7).jpg

墨依山遗址出土商时期牙璋

广州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对于广州历史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一批重要先秦遗址的发现,极大地充实了广州地区的先秦考古材料,为探索距今6000-2000年前广州以至环珠江口地区的人类历史文化图景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

南越国宫署遗址、南越王墓、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北京路千年古道、南汉二陵及历代城墙遗址等重要考古发现,承载了广州自秦统一岭南建城以来2200余年绵延不断的发展轨迹。

波斯银盒、汉代珠饰和玻璃器和西村窑、南海神庙明清码头遗址等考古发现,和文物史迹、文献记载相印证,见证了广州自秦汉以来2000多年持续不断与海外地区交往交流的历史,实证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东端的重要港口和商业都会,是广州开放开拓、多元包容城市特质的生动体现。

微信截图_20210104165545.png

波斯银盒

640.webp (8).jpg

西汉胡人俑座灯

640.webp (9).jpg

东汉陶船

640.webp (10).jpg

汉代珠饰

640.webp (11).jpg

西村窑出土的各类陶瓷器

640.webp (12).jpg

南海神庙明代码头遗址

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让广州的历史轴线极大延伸,广州历史的可信度显著增加,广州的历史文化内涵更加丰富,广州的城市记忆和历史图景变得丰满、鲜活而生动。

广州的考古遗产是广州历史发展的实物见证和重要载体,是广州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直观体现,为广州建设岭南文化中心和国际大都市、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积淀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土壤,提供了强大的历史文化支撑。

让文物活起来。在加强考古发掘、研究的同时,广州文物部门不断推动考古遗产保护利用工作。

一是加强对重要考古遗址的保护展示,树立广州历史文化地标。1983年南越王墓发掘结束后在原址保护并建博物馆展出文物。1997年南越国宫署遗址发掘后在原址保护展示并建设考古遗址博物馆。2002年北京路千年古道发掘后在原址保护展示,成为北京路步行街的“金色名片”。南越国宫署遗址、南越王墓、北京路千年古道的原址保护利用,树立了现代城市核心区考古遗产保护利用的典范,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影响。加上一些重要城墙遗址的原址保护,共同树立了广州古城的历史文化地标。

640.webp (13).jpg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

640.webp (14).jpg

南越王宫博物馆

640.webp (15).jpg

南汉二陵博物馆

640.webp (16).jpg

原址保护展示的北京路千年古道遗址

二是加强考古出土文物展示,用文物讲述广州故事。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南越王宫博物馆分别以南越王墓、南越国宫署遗址本体及出土文物为重点展示内容。依托南汉二陵(康陵)建立的南汉二陵博物馆也是广州的考古专题博物馆,利用广州考古出土文物的优势和特色策划考古专题陈列,向观众呈现广州五六千年的人类活动历史和五代南汉国的历史记忆,充分展现广州的悠远历史和深厚底蕴。

南汉二陵博物馆考古专题陈列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640.webp (19).jpg

640.webp (20).jpg

640.webp (21).jpg

南汉二陵博物馆公众考古活动中心

640.webp (22).jpg

640.webp (23).jpg

640.webp (24).jpg

640.webp (25).jpg

640.webp (26).jpg

三是积极开展公众考古活动,让公众了解考古知识、关注考古工作、支持考古事业。近年来,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积极利用考古发掘现场组织公众参观体验活动,把火热的考古工地变成生动的历史记忆课堂,拉近了公众与文化遗产之间的距离,丰富了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增强了公众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认知、关注和支持,推动了广州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繁荣发展。南汉二陵博物馆公众考古活动中心设置考古知识展览、考古体验模拟活动区、文物修复和拓片体验室、考古科普读物阅览室等,让观众特别是青少年朋友在互动体验中了解文物考古知识,领略广州历史文化。

公众考古活动
640.webp (27).jpg

640.webp (28).jpg

640.webp (29).jpg

640.png

640.webp (30).jpg

四是加强对考古新发现的宣传,让公众及时分享广州考古新成果。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积极参与“5·18国际博物馆日”“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等宣传活动,充分利用博物馆、考古现场及微信微博抖音等新媒体宣传文物保护法规政策,邀请新闻媒体赴考古现场参观报道,及时公布广州考古新发现,既丰富了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又激发了社会公众对考古工作的关注热情,显著提升了文物考古工作的影响力。

当前,广州的城市考古与文物保护利用工作仍然存在诸多不足,表现在:

配合基建考古任务繁重,主动性考古工作少。配合基建考古工作被动性强,考古人员疲于奔命,无暇开展有明确学术目标的主动性考古调查勘探、发掘项目,如先秦时期珠江三角洲考古学文化与文明进程、广州古城建设规划与功能布局、海上丝绸之路考古等方面思考欠缺。对考古工作的整体思考、系统设计和统筹规划不够。

考古资料整理工作滞后,学术研究薄弱。1953年以来,广州考古发掘了数百处古遗址、数万座古墓葬,出土了数十万件文物。相比丰富的田野考古成果,广州考古资料整理和研究工作明显滞后,严重影响了考古成果的转化利用。

 文物考古成果转化利用不够。对重要考古遗址和出土文物的研究、阐释不够深入,展示利用还不充分。利用考古遗产讲述广州历史故事、展现广州城市底蕴、呈现岭南文化魅力方面还存在很大不足。

 文物考古成果宣传不够,文物考古影响力还有待提升。

 另外,考古队伍建设水平比较低,考古人员不足、高层次专业人才紧缺。考古装备水平落后,不符合文物保护法规和行业要求,难以满足考古工作需要,制约了广州城市考古与文物保护利用工作的进一步发展。

新时代的广州城市考古与文物保护利用工作,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文物保护法规,紧紧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按照行业规范要求,稳步推进:

(一)积极配合市、区国有土地收储及各项城市建设工程开展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尽力抢救和保护地下文物资源。增强基本建设考古工作中的学术导向、科研导向,适时开展主动性考古工作。围绕广州地区先秦考古学文化探索、广州城市考古研究、广州地区历史时期墓葬研究、陶瓷研究、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等专题,在基本建设考古工作中加强目标设计。积极配合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编制、区域文物评估等工作,开展主动性考古调查勘探工作,并争取条件开展考古发掘。

(二)加快考古资料整理,加强对考古成果的研究和阐释。制订中长期规划和年度工作计划,分步实施,逐步完成积压的考古资料整理,公开出版考古报告。加强对考古成果的阐释,积极开展广州地区先秦考古学文化、广州城市发展变迁、历史时期墓葬、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产等专题研究。积极开展科技考古,以多学科联合攻关助力广州考古研究。加强对城市考古与考古遗产保护理论、方法的探索,为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作出广州贡献。

(三)加强对考古遗产的保护,不断提升保护水平。做好重要城市考古遗产的保护。根据考古遗址的历史、艺术、科学、社会和文化价值分别采取不同的保护模式。积极协助有关单位开展对原址保护考古遗址的保护展示利用工作。加强考古现场出土文物保护,探索适合岭南地区气候和土壤环境的考古现场出土文物保护方法技术。建立考古出土文物、博物馆藏品管理系统,推进出土文物、藏品管理数字化、规范化和系统化。做好库存文物的预防性保护。

(四)加强考古成果转化,提升文物保护利用水平。积极利用广州考古出土文物资源策划特色展览。完成考古资料整理、出版考古报告后,按照国家相关法规政策开展考古出土文物移交工作。积极开展公众考古活动,向公众传播文物保护法规、文物考古和历史文化知识,切实让公众及时分享广州文物考古成果,增强对文物考古工作的了解,努力营造全社会关注、支持和参与文物考古事业的氛围,让更多年轻人热爱考古、投身考古事业,不断壮大考古队伍。

(五)加强考古能力建设,提升队伍素质和装备水平。切实加强党支部建设和人才队伍培养,以事业发展为导向,积极开展人才招聘,根据事业发展需要引进高水平人才。加强与同行单位的交流,开阔学术视野。增强人才储备,建设一支老中青结合的较高素质专业人才梯队。不断提升田野考古和文物保护装备水平。

考古是通往历史深处的“指南针”,是连接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纽带。作为广州城市考古与文物保护利用工作的主力军,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物保护、考古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践行“保护广州文化遗产、传承羊城历史记忆、服务人民美好生活”的专业初心使命,做好广州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研究、传播和传承工作,使文物考古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推动广州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助力广州城市文化综合实力和现代化国际营商环境出新出彩,助力广州建设岭南文化中心和国际大都市,助力人文湾区建设,服务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繁荣兴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640.webp (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