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工作

“考古广州• 学术沙龙”2018年第1期:朱海仁研究员谈广州文物保护工作
日期:2018-11-28 浏览次数: 字号: [ ]

      2018年10月12日下午,“考古广州•学术沙龙”2018年第1期举行。我院书记、院长朱海仁研究员,作了题为《广州文物保护工作概述——以历史城区为重点》的专题讲座。我院全体业务人员参加讲座学习。


      在讲座中,朱海仁同志首先简要概括了文物基本概念、分类,以及文物领域法制体系等相关知识,特别强调了法律法规在工作中的重要性,务必研读和熟记。依法开展文物保护,是文物领域的根本工作形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条提到,具有科学价值的古脊椎动物化石和古人类化石同文物一样受国家保护。朱院长强调了化石不属于文物但是受国家保护,并以此为例要求我们加强对文物保护法的学习。

       随后,朱海仁同志介绍了广州先秦文化遗存和广州古城的发展,包括马岗顶、飞鹅岭、增城金兰寺、从化狮象、南沙鹿颈村等文化遗存,及南越国宮署遗址、木构水闸遗址,城墙角台,千年古道等遗址的发掘、研究和保护工作,结合具体的考古发现,阐述了广州文物考古工作的发展历程和广州城市的发展变迁。

     【先秦时期的人类足迹】由于整个珠江三角洲的地质年龄较小,广州一带成陆较晚,在秦代以前,有关广州地区的历史记载较少。因此,人们只能通过考古资料,来进一步了解本地区先秦时期人类社会的发展面貌。在广州陆续发现了一批先秦文化遗存对于珠江流域先秦考古学文化谱系的构建,以及当时本地区人类社会的复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广州古城的发展】两千多年来,广州的城市中心未有大的变动。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任嚣筑城开启了广州2200多年的城建史,“任嚣城”作为增长起点,以今北京路、中山路为轴逐渐向四周拓展,城市核心位置没有移动。秦末,赵佗以番禺(今广州)为南越国都,并在“任嚣城”的基础上扩建“赵佗城”。三国至唐代,形成以今北京路(千年古道遗址)为中心的主城(又称子城)。宋代是广州城建史上的整合期,由此前的一城,扩展为三城,习称“宋代三城”。明代奠定明清两代530余年的广州城市发展形态。清代中期以后,在街道布局上基本奠定了今天广州市老城街区的纹理。

      讲座中,朱院长分享了自己的发掘经历。北京路千年古道遗址的发掘是借鉴了古地图,并经过比例尺测算和实地丈量,在广百超市附近开探方,准确地发掘出了千年古楼遗址。中共三大旧址的发掘则是科学与运气的结合。春节前临时接到任务,要求在10天之内找到中共三大的旧址。看着这似乎难如登天的紧急任务,朱院长和同事顶着压力,查阅资料,科学丈量,以偶然露出的土坑为发掘起点窥见了旧址的遗迹,最后在规定时间内确定了三大旧址并制作了三大旧址复原图。

       此外,朱院长还介绍了全市不可移动文物的总体情况、地下文物埋藏区和历史城区文物资源的保存现状,并提出要加强广州城市的发展变迁的研究。依据文物普查成果,全市共有3645处不可移动文物, 占广东全省不可移动文物总量的14.5%

       最后,朱院长总结了广州文物保护事业所取得的成绩,包括完善法制建设、开展文物普查、促进文物古迹保护利用、推动文物信息化建设, 推动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并指出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方向。

       讲座结束后,朱海仁同志分享了从事文物保护工作的经验与心得,与会人员就相关问题展开了交流讨论,气氛热烈。

       至此,首期学术沙龙完美落幕。本次活动提供了学术交流的平台,使我院专业技术人员对文物保护工作有更深入的认识和理解。文物保护任重而道远,作为文物工作者,要牢记自己的职责与使命,做好本职工作,守好广州文物、讲好广州故事、弘扬优秀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