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丝研究

广州考古文物之美(二)|汉代珠饰:印度-太平洋珠
日期:2020-08-26 浏览次数: 字号: [ ]

什么是印度-太平洋珠?

“印度-太平洋珠(Indo-Pacific Beads)”是美国学者小彼得·弗兰西斯(Peter Francis Jr.)首创的术语,指采用拉制法制成、直径通常小于5毫米,色彩常呈不透明淡红棕色、橙、黄、绿色及透明琥珀色或紫罗兰色的单彩玻璃珠,其珠体内常包含有较多的气泡和耐火材料。由于这类珠子广泛地生产和传播于印度洋和太平洋区域,自身特点比较明确,这个命名为学界普遍接受。

印度-太平洋珠的成型方法是拉制,是将熔融的玻璃液用特别的工具拉成空心的细管,再将细管截成小珠子。拉制法制成的珠子呈现以下特征:珠子的基本形态为圆柱形,上下两端较为平整,珠体表面的条纹与穿孔平行,穿孔内壁一般是光滑的,没有黏结物。拉制法制成的珠子,体积较小,一般直径不会超过5毫米,以圆形、扁圆形、管状为主。外观上与古代玻璃成型所用的另二种方法——双面模压法或缠心法制成的玻璃珠有明显区别。由于印度-太平洋珠为拉制而成,体积小,不便于在成型后附加其它装饰,因此珠子都是单彩的。另外两种方法制成的珠子,可能会在成型后添加其他装饰,形状、色彩与图案会比较丰富。

image017.jpg

印度阿里卡梅度出土的印度-太平洋珠

image017.jpg

泰国南部发现的各种颜色与形状的印度-太平洋珠

广州出土的汉代印度-太平洋珠

印度-太平洋珠是广州汉代珠饰中数量最多的一类珠子,总数超过10000颗,出土于200余座西汉中期至东汉时期的墓葬中。单个墓葬出土数量不一,少则一颗,多可达上千。数量最多的一座墓是1953年先烈路龙生岗东汉前期墓M43(广州汉墓M4013),有1966颗之多。广州出土的印度-太平洋珠有红色、黄色、蓝色、绿色、白色、黑色等多种颜色,深浅不一,多呈半透明或不透明,少数透明。器形有圆形、扁圆形、管形、系领形等,直径多在0.4-0.7厘米之间,在化学成分上,以钾玻璃为主,包含中等钙铝与低钙高铝2种类型。

image021.jpg

2010年西湾路旧广州铸管厂M151出土,东汉前期

image023.jpg

2010年西湾路旧广州铸管厂M151出土,东汉前期

image025.jpg

1997年横枝岗M3出土,西汉中期

image027.jpg

2003年番禺小谷围港尾岗M8出土,东汉前期

image029.png

2003年番禺小谷围港尾岗M16出土,东汉前期,圆形

image031.jpg

2000年恒福路银行疗养院M33出土,西汉,管形

image033.jpg

2003年番禺小谷围港尾岗M4出土,西汉后期,联珠形

image035.jpg

2003年番禺小谷围港尾岗M6出土,东汉前期,系领形

广州出土的汉代印度-太平洋珠以中等钙铝型钾玻璃为主,低钙高铝型钾玻璃数量也不少,可能存在多个产地。有的可能为印度直接输入,有的是东南亚地区吸收了印度工匠的技艺生产制作,而后沿海路输入中国,有的则为本地利用外来技术制作。东晋著名炼丹家葛洪在《抱朴子·内篇》记载:“外国作水精碗,实是合五种灰以作之,今交广多有得其法而铸作之者。”其“水精”,指的就是玻璃。葛洪指出,在汉晋时期,交广地区 (今广西、广东、越南一带)已有工匠掌握了利用草木灰作助熔剂制作玻璃的方法。因此,不排除岭南工匠在学习外国玻璃样式和技术之后,自制了一部分类似印度-太平洋珠的玻璃珠,其时间不早于西汉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