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丝研究

广州考古文物之美(一)|汉代珠饰:费昂斯珠
日期:2020-08-25 浏览次数: 字号: [ ]

公元前214年,秦平岭南,建蕃(番)禺城,是广州建城之始,至今已经2234年。由于位处珠江入海口,南邻大海、北通中原,蕃(番)禺城具有发展海上交通贸易的独特地理区位优势。大史学家司马迁在其史学巨著《史记货殖列传》中将秦汉蕃禺城列为西汉帝国九大都会之一,“珠玑、犀、玳瑁、果布之凑”,反映出蕃禺城珍奇荟萃、商业繁华。

1953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广州发掘了数千座两汉时期墓葬,出土了大量材质丰富、形状多样、色彩斑斓的珠饰。科技检测和分析表明,这些珠饰除了本土制造以外,有些是利用本地原料对异域风格的器物进行仿制,有些是进口原料进行加工,也有些直接从域外输入,反映了不同地区之间的贸易以及科技文化相互交流、影响与融合的过程,是中国与东南亚、南亚甚至西亚及地中海沿岸地区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进行交流的实证。

什么是费昂斯珠?

费昂斯是英语“faience”的音译,源自意大利语,本指中世纪意大利北部法恩扎(Faenza)出产的一种蓝色釉陶。因古埃及制造的一种原始玻璃器与之色泽相近,因而被称为“faience”,此后便以此词指代原始玻璃。埃及人给滑石制作成的小珠子或石英砂胎体的珠子上釉,使珠子呈现光艳的蓝色和绿色,达到模仿绿松石和青金石一类的宝石效果。

中国古玻璃研究学界普遍认为费昂斯是一种古代人造非黏土质硅酸盐制品,一般由石英砂或石英石细末掺和少量助熔剂,加热烧制而成。费昂斯在外观和原料上都与玻璃相似。它的制作工艺是先成型后烧结,不同于玻璃先烧融后成型。费昂斯在中国最初被归入料器,后又有“人造多晶石英”、“釉砂”、“玻砂”等多种称谓,以“釉砂”之名较为常见。

广州出土的汉代费昂斯珠

截至2016年底,广州考古发现费昂斯珠共89颗,均出土于东汉墓。42颗表面施有明亮的蓝绿色釉,由于在地下埋藏长,这些费昂斯珠都有不同程度的剥落,41颗施白釉,亦多脱落,另有6颗表面风化较严 重,釉已完全不存。形状有扁圆形(22颗)、榄形(22颗)、多面体(33颗)、瓜棱形(2颗)、菠萝形(10颗)五种。


扁圆形,广州汉墓M5036:68


多面体,2016GXDM23:059

菠萝形,2003GXBGM2:11

瓜棱形,2003GXBQM10:2

经抽样检测,广州汉代费昂斯珠含有较多的氧化钠、氧化镁,氧化钾成分较少,其成分与国内釉砂存在差异,而与埃及西亚的费昂斯相似。在器形上,多面体、瓜棱形、菠萝形均不见于国产费昂斯珠,而具有西方风格;在时代上,国产费昂斯战国时已基本消失,而广州的费昂斯珠全为东汉时期,表明广州汉代费昂斯珠很可能是沿着海上丝绸之路输入广州的。